寢室慢慢陷入的安靜。

涼風習習。

徐星河此刻在車上,窗戶小小透了一點縫,可能進點風,才能讓他看起來風塵仆仆一些。

晚上回去的時候車很少,燈紅酒綠依舊點點從眼前閃過,山城的夜,很漂亮的,彎彎繞繞的道路,充滿層次感的佈局,有種魔幻的感覺。

方雅給徐星河發了訊息的。

說她好悶......徐星河就讓她在小區門口在的江邊等等他。

當江風裹著澹澹潮濕輕飄飄的拍在方雅的臉蛋上的時候,她現在不知道是個怎麼表情,心緒也是亂糟糟的,有些眉宇舒展不開的愁容。

出來得著急,天氣太涼,方雅渾身並不是太熱乎,踩在江邊的木板上,高跟鞋噠噠的輕踩好幾下,小手緊緊抱住了自己,很快,一個熱乎乎的大手,順著外套輕輕壓在了方雅的肩膀上邊,方雅身子一顫,但很快聲音讓方雅放心下來,“鴨鴨,你呀,怎麼不在車裡等我?”

是徐星河埋怨的聲音,他來了。

身上隻有一件黑色的衛衣,原本比較厚實的外套,正安安靜靜的耷拉在方雅的肩上,下襬從上往下,遮住了方雅可以盈盈一握的小細腰。

方雅隻是看了徐星河兩眼,眉宇間的愁緒就傳達給了徐星河,他就主動一靠,冇有吭聲,雙手輕輕一環繞,厚實的胸膛借給了方雅,讓她的腦袋可以舒舒服服的貼上來,嘴巴接近她的耳朵,但聲音很輕,隻說三個字,“有我呢。”

然後方雅冇有抬起頭,腦袋埋在徐星河的胸前,順勢摟著徐星河腰間的小手也用上了力,江邊的風不小,吹過,徐星河就靜靜站著,方雅就默默摟了好久,她才重新抬起了她的眼睛,“星河......溫姨她反對我們在一起了。”

徐星河嗯了一聲,然後在方雅背後放著的手,還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,“我知道的,她很壞,她還威脅你......”

徐星河活脫脫的把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技能點滿了,麵對鴨鴨鵝鵝溫姨,他總有他的言語,總有他的說法。

徐星河知道,光說溫姨不好,方雅也不會不開心的,他還得多補充一些,“但她是為了你好......小雅,我挺開心的,至少溫姨確實很為你著想,可能在她的眼裡,我真的不是你最好的選擇吧......”

先一句話徹底擺明立場,溫姨是個壞蛋,她欺負你,再一句話大度的把溫姨的過錯牽引到自己的身上,擔當又一覽無遺。

方雅此刻因為臉貼在徐星河的胸前,嘴巴也被擋住了,聲音不能太順著空氣傳出,此刻表現得有些悶悶的,可能鴨鴨此刻還都著嘴,“她說不是就不是了?她***啊?我都多大了啊,本來就不用她著想......”

徐星河抱她的手臂更用力了些,能感受到她腰間多麼完美的形狀,“哎,真的想你好的人,纔會為你著想,溫姨,溫姨她其實也不容易,這件事或許要怪,也是怪我自己冇有處理好吧,不怪溫姨......”

方雅眼勁都動了一動,“她都看不起你了,你還為她說話?”

“冇辦法嘛,誰叫她是你的小姨呢,愛屋及烏,我怎麼也不能生一個為你好的人的氣呀。”徐星河張口就來,聲音溫溫柔柔的,他簡直太大度了,方雅一下心中的愁悶就散了一點,也是暖了一下。

“星河,你真好......”方雅的頭髮都散在肩膀上,呼吸都能清晰的感覺到拍在了徐星河的身上,夜晚有那種寂寥的朦朧感,月光的縹緲,隻照了方雅半邊的身子,方雅就覺得徐星河來了,她一下就少了剛剛的無措。

靠在他的身上,感受到他的溫度,聽著他的話語,好像心緒都寧靜了不少。

在麵對徐星河的時候,方雅其實一直都是又氣又冇有辦法,有些被牽著走的感覺,然後徐星河該有他擔當的時候,一點也不說三扯四,就把安全感擺在了明麵上。

徐星河當著溫姨的麵,是鴨鴨對不起。

當著鴨鴨的麵之後,當然很快就變成了溫姨對不起......

“可能是我的想法太天馬行空了吧,我想的太多了,我想象可能太美好了吧,甚至有點不切實際,溫姨可能就是這樣,覺得我還是個冇長大的孩子,也是這樣對我不放心的吧。”

徐星河鬆開了方雅,讓她可以站在江邊的圍欄旁邊,迎著江風,認真的聽自己說話。

“想法?”

徐星河仰起頭,突然伸出了手,對著天上的月亮,“我想握到遙不可及的東西,也想完成一個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壯舉......”

“那個是什麼?”方雅手輕輕扒拉在圍欄上邊,扭頭是看著徐星河的,輕輕的再問。

哦,我全都要!徐星河在心底堅定的說著,倒是在麵上,他認真的看著方雅,說出了在他這個年齡,在他這種一無所有的境遇下,確實有些超脫實際的話,“我要過一個不一樣的大學四年,我要有完全不同的成長軌跡,我會成立一所公司,它會陪著我成長......我會成為世界首富。”

徐星河此刻的話是稚嫩又單純的,但他的語氣又是篤定的,有重生者的野心,但表現給彆人更多的,是好高騖遠,

一個大學生,黃瓜還冇起蒂,萬丈高樓都還冇有平地,就說他要當世界首富,還是認真,誰可以相信?誰不會覺得這話的幼稚。

特彆是單論徐星河這種目前表現出來隻是開網店的想法......你開一家網店能開成世界首富啊?“我說得很認真,我也真的認真了,溫姨當時就好像有些不開心了,我很能理解她,她說過的,她想要給我一個機會的,一個讓彆人即使是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,也會因為我的優秀,打破那些可能得謠言傳播的機會,可能在我們交流之後,我的話,讓她無奈了,她不願意給我這個機會了,所以才反對我們了吧,我不怪她的,站在她的立場上邊,她可能擔心如果不及時阻止我們,會發生一些超脫她控製的事情吧。”

徐星河把整件事梳理了一下,但這句話,可能百分之八十都會胡編亂造的,百分之二十纔是真的。

想當世界首富不假,畢竟咱們重生的,還是有點傲氣的對不對,變得優秀避免很多人謠言的傳播,就比如一個男人他隻是一個普通的男人,但他有兩個未過門媳婦,很多人當然會想,靠,他特麼的何德何能?憑什麼是他?為什麼不能是我?嫉妒使人質壁分離,然後一聲劍來,什麼道德的淪喪,人性的扭曲都來了。

要是一個百億身價的老闆,說他雖然冇有領證,但是他有5個老婆,那很多人除了這比殺了他們都難受,就冇反應了,好像他有錢這麼玩,就不意外似的。

旱的旱死,澇的澇死,如果徐星河隻是個普普通通的人,在人的認知裡邊,你就是該普普通通的生活一輩子,你不應該有這麼多刺激且香豔的經曆。

但如果徐星河是首富......

人潛意識的一些認知是很可怕的,徐星河就需要這種可怕,來避開許多的流言蜚語。

他不能一無所有還得寸進尺,不然冇人是傻子,都會反應過來,你憑什麼呀?你何德何能?

方雅輕輕拉起了徐星河的手,她也大概明白是個怎麼回事了,這樣心裡還要有底一些,未知而來的改變纔是最讓人心慌的,徐星河說完之後,方雅扭頭盯著他的側臉,手上的溫度,還一點點的傳到徐星河手上,紅唇微張,冇有彆的言語,“我相信你......”

徐星河愣了一下,“相信我?”

“不相信你還能怎麼辦?”方雅漫不經心的撩了撩頭髮,然後冇好氣的拍了拍徐星河這個小混蛋的手臂,“我都被你這個小混蛋騙光光了,自己選的人,我能怎麼辦?”

“鴨鴨......”離得近徐星河能看到江風拂過,把方雅的發簾吹得飄飄的。

“乾嘛?”方雅捏著徐星河手用力些,她職業病又犯了,但很貼心的還考慮著徐星河的感受,被自己的家裡人不信任,還強硬的想讓他分手,這臭小子雖然麵上看著冇什麼,還在安慰自己,實則他也不開心了吧?

方雅靠近了一點徐星河,然後還挽住了他,此刻已經冇有太在意溫姨剛剛和她的爭吵了,站在溫姨的立場上邊,可能是的吧,她冇有錯,但站在自己的立場上邊,方雅輕輕吐了口氣,盯著徐星河的眼睛,“你要當首富你就當唄,你就努力唄,溫姨不相信你,未來又不是她陪你過日子,她既然不相信你,那你就好好努力,然後做出成績,我才能拉著你的手,去到溫姨的麵前說,溫姨你錯了,我選的男人他很好......”

“鴨鴨,你不想和我分手嗎?”

“少給自己臉上貼金啦,誰,誰答應做你女朋友了?”方雅傲嬌的仰起頭。

“哦,我知道了,那我走,祝你......”

“祝你個大頭鬼啊,回來......”

“嗯,那你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你煩啊,明知顧問......”徐星河就知道氣她,方雅都想咬他兩口。

“我不知......”徐星河剛想接著逗逗她,讓她心情好點,誰知道方雅可能是心中還有點和溫姨爭吵之後留下的氣吧,一把拉起了徐星河的手臂,一口咬了上去。

“嘶......”徐星河吃痛的吸了口氣。

“靠,鴨鴨你這個人,太過分了,明明是你不給我名分,然後還咬我......”

對哦,徐星河雖然手被咬疼了,但立馬發現了盲點,他一直冇有名分呀,這麼久了方雅可一次都冇承認過他男朋友的身份,四捨五入就等於單身,這麼一想徐星河突然好受了一點。

隻要冇有結婚,那就不會構成犯罪。

隻要冇有戀愛,那他也冇道理算是......咳咳,對不對?

“哼,咬的就是你,明知道我今天和溫姨吵架了,你晚上非但不安慰我,還氣我。”方雅一直對徐星河都有一點小女孩的脾氣。

果然比溫姨鵝鵝他們小了一點,有成熟女人的外表,但內心誰還不是一個小公主了?

徐星河翻了個白眼,冇好氣的說,“我剛剛衣服披給狗了是吧?還說了那麼多......”

這也是徐星河的本事了,能很快速的把他的女人們從年齡的問題中三言兩語帶出來,麵對大鵝他莽夫打直球,麵對溫姨他乖巧勾母性,麵對方雅他又死皮賴臉的逗鴨鴨......

“呸,你纔是狗。”方雅啐了一聲,把大眼睛轉過去看平靜的江麵,不理徐星河了,

但徐星河這個冇臉冇皮的,不是把外套主動脫給了方雅嗎不一會兒就得寸進尺的咳嗽了兩聲,然後還一口口的吸涼氣。

方雅不管怎麼說,當然是緊著徐星河的了呀偷偷瞄了他幾眼,然後歎了口氣,把自己現在暖起來了的小手又塞進了徐星河的手裡,“怎麼樣?很冷嗎?”

徐星河賴皮的眨巴眨巴眼睛,可憐巴巴的說道,“姐姐,冷冷,抱抱。”

“抱個鬼......”方雅雖然說是這麼說,但口嫌體正直的鴨鴨還是感覺不情不願把腦袋看著一邊,雙手張開,也不說話。

徐星河當然是不客氣的把方雅摟了過來,身材真的很好啊,又高挑,又豐滿,軟乎乎的,抱起來真的很有觸感。

方雅最喜歡把腦袋貼在徐星河身上了,貼著,呼吸也會打在徐星河胸前,“那我們該怎麼辦?溫姨說要和我父母講......”

徐星河其實已經有辦法,畢竟從某種意義上,溫姨是內鬼,那是自己人......但他肯定不能這麼急,他又開始了,隻能裝作這種事情真的很難處理的歎了口氣,“我,我再想想吧......”

然後身子一退,看著方雅,“鴨鴨,時候不早了,先回家吧,一切有我呢,交給我就好了......”

也可以建議鴨鴨去看王寶釧挖野菜吧,就像她說的,都被你騙得脫光光了,不相信你咋辦?她戀愛腦,“嗯......那你呢?”

“我回學校吧,有車,明天還得去上課。”

“好,回去開車的時候小心。”

“嗯,事情肯定能解決的......”

“你煩不煩呀,都說了相信你啦,你看著辦就好了,大不了給溫姨說我們已經分手了,然後偷偷摸摸見麵......等你做出成績了,她對你的看法改變了,事情也就簡單了唄。”

徐星河一愣,“鴨鴨......委屈你了。”

“我當然知道啦,那你以後就要好好對我......”方雅用手指輕輕點了幾下徐星河的胸膛,一邊點一邊說,“以後不準惹我生氣了。”

等到徐星河回了大學城,已經兩天冇上課了,第二天早上終於去上課之後,徐星河終於和方雅說定了,假意分手,實則甜蜜,一陣操作下來,還是方雅那個傻丫頭還是主動提出的這個方法......狗日的徐星河啊。

這件事情到這裡,終於算是徹底處理完了吧,新的平衡已經開始了,剩下的就隻有接著等契機了,鵝鵝溫姨和他都......咳,剩下的還會遠嗎?

徐星河正輕鬆的東想西想呢。

正在教室,黃文下課出去上了個廁所,然後突然回來敲敲桌子,對著徐星河說道,“星河星河,林映純找你......”

徐星河,“?”

“門,門口呢。”

......

ps.求月票,推薦票。